首页
>新闻资讯>综合报道
翻越秦岭之巅,点亮万家灯火

  “连峰去天不盈尺,枯松倒挂倚绝壁”。秦岭因其山险、峰秀、地特、林茂拥有众多风景名胜,成为自古以来文人墨客吟诵的对象。然而这些让人向往的奇险风光,在电力工程建设中,却成为巨大的人力、技术、设备、施工困难。

  由中国能建西北院承担勘察设计任务的西安东-安康750千伏双回线路工程,是首条翻越秦岭主山脉的750千伏双回输电线路。项目北起西安东750千伏变电站,南至安康东750千伏变电站,途经西安蓝田县、商洛柞水县、镇安县、安康旬阳县、汉滨区,线路长度为2*200千米,需要新建铁塔近700基。工程沿线海拔高度为400~1800米,高山及峻岭占比52%,山高路远,地质条件极为复杂。

  困难的另一面是项目的意义重大。工程的建设将750千伏电网延伸至陕南地区,建成后将形成覆盖陕西全地区的75千伏坚强主网架结构,全面提升陕西全网水火互济能力、资源共享能力。


  翻山越岭不怕难


  为了抢回年前疫情对工期延误的影响,2022年2月22日,西北院正式启动现场终勘定位工作,现场共配备12个小组,各专业工程师70余人。为确保工作顺利完成,项目终勘定位组特别成立党员突击队,全体人员抱定巨大的决心和信心,誓要完成这次挑战。


  早春的秦岭,乍暖还寒,山顶依然是白雪皑皑,悬崖峭壁上还顶着厚厚的积雪,坡面的石头长期风化后形成的酥滑路面,混杂着草丛和树叶覆盖下结冰的积水或溪流,使得工程组攀登山路更加困难。工程组是真正的“临深履冰”,但做到了“励志如冰”。



  此次线路所经过的踏勘地区跨越整个秦岭山脉,山坡地势复杂,山坡陡峭,行路极难,而因为要满足塔位的施工要求,多数塔位坡度达到50°以上,作业人员在塔基来回作业,有的地方连站稳都做不到,需要抓着附近的树枝树干才能记录数据和拍照,工作期间,电阻摇表从塔位滚落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,最危险的是有队员一脚滑下9米,大家都惊出了一身冷汗。从那以后,攀岩绳就成为了大家必备的安全工具,一定会随身携带。




  随着工程向前推进,塔位所在位置的植被也越来越茂密,不少塔位处基站信号都无法接收,给勘察作业造成巨大的不便。尤其是根深林密处,为了攀爬稳当,必须得拉着带刺的树枝助力,厚厚的劳工手套抵不住荆条和树枝的穿刺,每位队员的身上都小小”挂了彩“。白天顾不上,队员们只能晚上回到住处时,用随身带着的指甲剪和绣花针一根一根地处理。

  当工程组走进秦岭更深处,需要进入大型野生动物的栖息地,行走在林间,时常能看到捕兽夹、大型动物的足迹、粪便,和它们蹭在树上标识地盘的皮毛。一次,在1109号塔位的工程组无意之间闯入了一个野猪窝,突然,一只300多斤的野猪从密林中冲出来,突击横穿了工程定位队伍。向导们不由纷纷攥紧了提前准备好的防身刀具,队员们也紧张地抓住手杖不肯松开……所幸,是虚惊一场。


  齐心协力斗艰险


  在艰苦的踏勘工作中,各小组成员互帮互助,共同进步,遇到困难更是迎难而上,争相承担。

  主设人魏鹏经验丰富,但每次爬上塔位作业位置,他还是要深呼吸,定定心神。项目最高的几个塔位处于秦岭之巅,最高的海拔大约1700米,最大高差达到了450米,坡度比之前的更陡峭,需要攀登的山坡,斜角60度以上的不在少数,甚至有的垂直距离超过500米,这对工作人员的体能要求极高。好几个组员都出现了膝盖疼痛和积液。有一些年轻的组员主动要求承担这几个塔位的勘测,但魏鹏他早早”预订“下几个最难勘测的塔位,”自私“地将困难留给了自己。

  身处蓝田县的定位组的工作也不轻松,3月初,西安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他们的工作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,大家完成高强度的专业工作同时,不折不扣落实要各项好防疫措施,顺利克服了诸多不便,确保了勘测工作的顺利进行。



  但没想到,疫情刚刚得到控制,雨季又至。山间暴雨猝不及防,冲毁了不少道路,车辆在盘山路中行进困难,工程组一边需要随时关注路况,一边还要清理道路上遇到的障碍。山下的雨到了山上就是鹅毛大雪,浓雾紧紧覆盖着山头,10米外的队友和路况都看不清,但寒风雨雪阻挡不了队员们保证如期完成工程的决心,为了节省时间,他们啃着早就凉透的干粮,争分夺秒地完成着工作。

  另外,在团队中,还有主动把最难干塔位留给自己的共产党员崔龙跃,有积极把技术创新融入工程实践的博士袁俊,有年近60岁和50岁还带队登山的老同志宋立、艾绍明,有疫情期间自愿给大家张罗送饭的杨赢、陈泽鹏、有轻伤不下火线的骨干力量刘志峰、李伟……

  正是因为有大家的团结协作,心往一处想、劲往一处使,本次终勘工作得以圆满完成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